全部|集刊|文章
高级检索

Submission

投稿人可以通过网上投稿系统,向《中国研究》、《民国研究》、《近代史学刊》、《韩国研究论丛》、《中国非营利评论》等集刊投稿

国际儒学论丛

主编:孙聚友

  • 主办单位: 山东社会科学院
  • 出版单位: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所属学科:先秦哲学
  • 创刊时间:2016年

集刊介绍

本书分为儒家思想、国际儒学比较、儒学经典、儒学史、儒者访谈录、国际儒学动态等六个专题,组织了美国、韩国、新加坡等海内外学者关于儒学研究方面的文章,论题涉及先秦儒家、宋明理学、新儒家,反映了国际儒学研究的一些新动向和新发展,其中还专门组织了中韩儒学比较方面的文章,以推动儒学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型发展。

发刊词

显示全部

儒学的国际新航程

石永之

儒 学原本产生于春秋末世诸侯异政之“国际”,孔子创立儒学,而后周游列国,传布儒学于诸侯国之间,弟子来自四面八方,而散播于各诸侯国。在百家争鸣的环境 中,儒学任人取舍,任人评说,最后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并传播东亚,进而影响世界。学术领域与国际舞台正是儒学创新发展的良好环境,今日之儒学 正置身于更大的国际舞台,将赖各国的同仁努力,用多元文化为儒学补充新鲜血液,使之再度扬帆国际。

可以相信,儒学将会与国际上的多元文化和谐相处,不必担心文化多元且地域辽阔的五大洲四大洋是否愿意接纳儒学,儒学所耕耘的只是人类的心田。儒学以仁者爱人为宗旨,以人皆有之的恻隐之心为内在根据,奉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2]的道德原则,相信“德不孤,必有邻”,倡导“和而不同”,主张“天下为公”,追求人类的“群居和一”之道。既然东亚能够儒、释、道长期共存,那么在儒学的国际新航程中,儒学也必将和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等一起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共存共荣。

毋庸讳言,儒学的国际化道路将任重而道远。今日之国际社会,国家主义盛行,丛林法则当道,“威天下以兵革之利”[3], 以邻为壑,战端不绝。政治领域,霸权主义横行,合纵连横,好勇斗狠。经济领域,国家本位,贸易壁垒,经济掠夺,国家之间贫富极度分化。更有极端主义为祸人 间,汽车炸弹、自杀式袭击屡见不鲜,无数无辜的平民流血牺牲。还有污染问题、气候问题、资源问题、能源问题以及核战争的问题都在时刻威胁着这颗蓝色星球 ——人类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家园。

毫无疑问,儒学首先需要为解决国际社会的问题而努力。瑞典科学家汉内斯·卡尔文博士说:“人类如果要生存下 去,就必须回到二十五个世纪之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今天国际社会面临的所有问题归结起来无外乎是人本身的问题,而儒学既可以修身养性变化气质,也可以 治国平天下。所以说卡尔文博士的观点是有道理的。正因为如此,儒学在国际化背景下的新发展是充满希望的。历史的大潮将附着在儒学身上的各样色彩褪净,儒学 重新回到其原本的学术素色,被历史洗刷成素色的儒学,正好可以成就其新航程,可以由不同肤色、不同国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用新的思想、新的视角、新的方 法重新绘成色彩斑斓的新画卷。儒学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回归了原本的学术存在,回到了百家争鸣的学术环境,正好可以重新焕发出其原本活泼的生命活力,学者 们可以从心所欲,依据“吾心之所同然”而对儒家思想做出自己的理解、阐释、注解与批判。

儒学真正的生命活力在于它是以追求人的存在的完善发 展和推进社会的和谐进步为其价值指归,在于学者发自内心的认同和践履这一价值指归。儒学绵延两千多年而不至于中绝,即有赖于此。儒学的国际新航程最终仍然 取决于这种生命力,这种生命力不仅表现在儒学兴旺发达之时,更体现在儒学艰难困苦之际。曾几何时,在儒学深根动摇、“花果飘零”、行将消亡之际,有人投湖 自尽,有儒者为儒学作“狮子吼”,有儒者为儒学“披麻戴孝”。即使在革文化命的“文化大革命”中,在儒学被批判、被践踏、被蹂躏的时候,还有人在坚守,这 才让人们知道了儒学的生命力有多么强大。儒学历经千年风雨而不中绝的秘密就在于学者内心的认同与坚守。

儒学的国际新航程又将会如何发展呢?孔子谓“学而不厌,诲人不倦”。[4]孔子自谓:“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5]孔子开门办学、有教无类,还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6]有学术而后有思想,真正的思想植根于扎实的学术研究。唯有知学术之源流,方能出精粹之思想。由此可见,学术将是其国际新航程的重点。

正 因为以学术为灵魂,所以儒学的国际新航程应该是以国际化的新儒学为方向,以国际视野的新儒术为其上行路线,以国际化和本土化的民间儒学为其下行路线。这是 因为历史上的儒家思想曾经有三种存在样态:儒学、儒教、儒术。从孔子创立儒家学派开始直至今日,儒家主要以儒学的方式存在着。儒教和佛教、道教一起成为东 方的主流宗教,儒、释、道三教一起支撑起东方人信仰的天空。在西汉武帝“独尊儒术”之后,儒学就发展成为治国之术,直至清代末世,并出现了儒学、儒教、儒 术共存的局面。

儒学正在多元文化共存共荣的学术环境中奋力航行。国际儒学研究已经形成了东亚、北美和欧洲三个中心。在美国,还产生了像“夏 威夷儒学”和“波士顿儒学”这样的儒家学派。可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在不同国度产生更多的儒学派别。儒学在多元文化融合的背景下出现一波创新大潮,参 与这一波创新大潮的既有东方人也有西方人。在这一波创新大潮中,儒学吸收东西方道德哲学而有心性儒学,吸收东西方政治思想产生了政治儒学,参照东西方宗教 思想而建立了儒教,而无论在心性儒学、政治儒学还是儒教方面,又都有各自不同的思考路径和思想特色,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儒学的国际 新航程的下行路线是要发展多样化的民间儒学。儒学下行路线的受众是普通民众,传统儒教基本上就是以民间儒学的形态存在,重学理而轻宗教仪式。儒学原本就关 乎百姓日用,有化民成俗的传统,而且普通民众有信仰需求。建立和支持真正的宗教信仰有益于人类社会的团结和稳定,新儒教应该为此做出自己的贡献。

历 史上的儒学,无宗教之名而有宗教之实,既没有宗教之组织,也没有宗教仪式,主要依靠民间的传播和政府的倡导。在今天政教分离、信仰自由、不立国教的情况 下,民间儒学应该发展出新儒教以满足民众的信仰需求。新儒教应该发展出制度化、本土化、多样化的规范的宗教仪式和仪规,由真正信仰儒学的人传教,按照现代 社会的要求建立合法组织,并严格按照宪法和法律管理这个组织。

儒学的国际新航程理所当然要发展新儒术。人类正处在重建国际新秩序的当口,儒 学当然也要为治理地球发展新儒术,儒学一贯倡导的天下主义正是今天治理地球的良方。祸乱今日国际社会的是国家主义,正如霍布斯所说:“人对人如豺狼,人对 人如上帝。前者就公民之间的关系而言属实,后者就国家之间的关系而言属实。”[7]这就是国家主义把人区别对待的真实写照,尤其是当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时候,就把敌对国家当成要吃人的豺狼加以消灭。儒学以仁者爱人为出发点,儒学的天下主义以人类为本位,既不把人当上帝,也不把人当豺狼,而是把所有人都当人看。

国 家主义的最大祸害就是挟武力之优势挑起战端。在“一枝独秀”的时候,他们就凭借武力建立起所谓的日不落帝国,大肆屠杀敢于反抗的勇士,殖民战败国、奴役战 败国的人民,摧毁古老文明。大英帝国殖民美洲和澳洲、掠夺非洲、扩张亚洲,而西班牙殖民者更是直接摧毁了古老的阿兹特克、印加帝国和玛雅文明。在多个国家 实力此消彼长之际,就发生世界大战,这些掠夺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留下了惨痛的教训。而反观儒学影响下的东亚地区,华夏大地多个中华帝国,对于北方游 牧民族的袭扰,长期保持战略防御,长城就是为此而建。汉武帝晚年为自己远征匈奴、穷兵黩武而发“轮台罪己诏”。唐帝国更是在国力鼎盛的时候与吐蕃和亲,这 些都体现了儒学的主张:“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8]历史上国与国之间的大规模混战也很少见,只有在二战时期,脱亚入欧的日本军国主义才给这一地区造成了重大灾难。

儒 学主张悦近来远,只见来学未闻往教,历史上只有遣隋使、遣唐使来学习儒学,而没有用武力传播儒学的史实,从来不把自己的文化强加于人,与周边国家也基本保 持了长期的睦邻友好,中华大地在两千多年以前就建立起了任用流官的大一统郡县制,而在云贵川和西藏、青海等地则一直保留着土官制度,由土司自行管理地方事 务,甚至少数地方还一直保留着西周的井田制。

儒学的国际新航程目前最紧要的任务就是重新阐释儒学的天下主义。尽管到目前为止,西方的国际关 系理论仍然主要是国家理论的扩展,有着浓厚的国家主义色彩,但西方也有康德的永久和平理论、世界主义、全球正义等理论,也订立了像《日内瓦公约》那样的一 系列人道主义条约,还建立了联合国等机构。儒学应该与西方的这些理论与实践互动,建立起能够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更有益于人类的新儒术。

由 此可见,儒学的国际新航程无疑需要更多的学术交流平台,《国际儒学论丛》愿意为此尽绵薄之力。本刊的宗旨是“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本刊对待学术争鸣的态 度是:“以仁心说,以学心听,以公心辨。”儒学产生于百家争鸣的时代,也将在国际化的百家争鸣中创新发展,无论您有什么样的观点,只要是“言之成理,持之 有故”,本刊都热烈欢迎。

编辑委员会

显示全部

主任 张述存

副主任 王希军 王兴国 姚东方 王志东

委员(按姓氏笔画排序)

庄维民 孙聚友 李述森 李善峰

杨金卫 张卫国 张凤莲 张清津

郝立忠 秦庆武 涂可国 崔树义

主编 孙聚友

副主编 李军

编辑部主任 石永之

编辑 张春茂 李玉 李文娟

主编介绍

显示全部

孙聚友,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研究员。

稿约

显示全部

《国际儒学论丛》是由山东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专业性儒学研究学术集刊,每年出版两期,公开发行,竭诚欢迎海内外儒学研究方面专家、学者赐稿。

1.本刊关注国际儒学研究与发展的前沿问题,刊登未经正式发表的相关学术论文。常设栏目有儒家思想、国际儒学比较、儒家经典、儒学史、儒者访谈录、国际儒学动态等,以及儒学专题研究等专栏。

2.来稿要求具有原创性、专题性、学术性、开放性。论文篇幅一般不少于8000字,尤其欢迎观点新颖、材料翔实的长篇论文。来稿文责自负,本刊不能承担论文侵权等方面的连带责任。必要时,编辑部有时会做技术性修改,如不同意删改,请在投稿时特别说明。

3.根据新闻出版总署颁布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检索与评价数据规范》的要求,请同时提供以下相关信息:

①姓名,性别,出生年,籍贯;

②工作单位(含二级单位)及详细通信地址、邮政编码;

③学位,职称,主要研究方向;

④中英文标题(含副标题)、内容摘要(100~300字)、关键词(3~7个)。部分文章,如书评、会议综述等可以没有摘要与关键词。

4.注释一律采用页下注形式,每页连续编码,儒家经典文献用夹注,如(《荀子·天论》)。序号用带圆圈的阿拉伯数字表示。文章引文务须力求准确,参考文献的著录项目要齐全,具体规范如下:

①专著、论文集、学位论文、报告:主要责任者:文献题名,出版者,出版年,起止页码。

②期刊文献:主要责任者:文献题名,刊名(年,卷/期)。

③析出文献:主要责任者:析出文献名,原文献名,出版者,出版年。

④报纸文章:主要责任者:文献题名,报纸名,出版日期(版次)。

⑤电子文献:主要责任者:电子文献题名,电子文献的出处或可获得地址,发表或更新日期。

5.文稿一经发表,酌付稿酬(含中国知网转载稿酬),若不同意自己文章被它们收录的请做特别声明,若无特别声明,视为同意我刊与上述电子出版物、数据库的约定。编辑部在收稿后2个月内不与作者联系,作者可自行处理。请作者自留底稿,来稿恕不退还。

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本刊邮箱:gjrxlc@163.com;或打印两份寄到山东省济南市舜耕路56号国际儒学研究与交流中心,《国际儒学论丛》编辑部,邮编:250002,联系电话:0531-82704788。

《国际儒学论丛》编辑部

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邮编:100029 企业证照信息
联系人:陈老师 电话:400-0086-695 客服qq:2475522410 邮箱:database@ssap.cn 您当前的IP是: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 Processed in 0.366 second(s)